内容加载中...

名家专栏

首页 > 名家专栏 >  其它

为什么在美国成功的移动医疗创新在中国无法成功复制?

作者: 段涛 15年12月11日 阅读:5121 来源: 原创

  尊敬的大会主席,各位同道上午好,非常荣幸参加今天这个会议,我是一个临床医生,也是医院管理者,为什么对移动医疗创新感兴趣?因为大家做得移动医疗的东西,早一天晚一天都落地到医院,从医生的角度来讲,这个东西有没有用,医院和医生是你们另外一个非常大的C,第一个C是患者用户,另外一个C是医院和医生。如果你们做这些东西都落地到了医院里面,医生和医院无法接受的话,那么做得没有太大的意义。


  另外,我们医院也在做一些拥抱移动互联网的事情,在做的过程中有很多的感触。


  一方面觉得移动互联网带来了非常大的好处,另一方面,给医院带来了很大的挑战。但是更多的我们看到得是陷阱,在一片叫好的过程中,其实有很多的坑。移动互联网特别是线上的APP,现在大家讲移动互联网,讲线上的东西,讲APP,现在的APP做起来非常容易,几个人写代码然后就可以做,很快就可以出来1.0版本,做移动医疗APP有一个原则是先做第一版再说,先告诉大家这个坑先占了,然后到2.0,最后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


  1.webp.jpg


  真正做得好的移动医疗的东西,我们有一句话:“这个APP看了眼前一亮,看了想上,上了还想上。”这个话可能听着不太雅观,但却是现实。哪一个APP让医生看了眼前一亮,上了想上,上了还想上,有吗?


  真正能够沉淀下来的活跃用户,大的APP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看起来数字非常大,有几百万或者是几十万的下载量,但是真正的活跃的用户有多少?肯定不超过1%,真正的1%中又是真正的核心的忠实用户又有多少呢?


  医生忙成这样了,怎么可能天天在APP上做任何事情。所以我今天会从一个医生的角度和医院管理者的角度谈谈我们对移动医疗创新的看法。


  前段时间谈过一些看法,也有人批判过,说从三甲公立医院的角度,对移动医疗吹冷风,说的东西没有逻辑。但其实没有搞明白,客户的话语权是最大的,我就是客户,因为我还是一个医生,我还在看门诊和做手术,我知道作为临床一线医生,我们心里究竟真正需要什么东西。


  2.webp.jpg


  大家都在讲,好象很多的东西都是被中国的三甲医院垄断了,而且医改做不好也是三甲医院,其实这是天大的对三甲医院特别是一线医生的不信任,或者(说得严重点)是侮辱,实在不应该这么说。


  真正在医院待过的,看过三甲医院医生状态的话就明白这些人是医改的主力军,而不是阻力。医改什么时候真正地把医院内在的动力释放出来,真正地把医生的动力释放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医改。


  如果你说的医改方案医院和医生不接受,怎么推得动?因为你想做一个改革的话,有两种做法,一种是高层拍脑袋说我们要做医改的方案就往下推,另外一种医改是自下而上的,真正的伟大的变革是自下而上,然后有高层的支持,这样才能把伟大的变革持续下去,如果只是高层拍脑袋,而不是自下而上,下面就不会动,如果上面不支持,这个也推不动。这是我们不希望看到的,为什么是伟大的变革不是革命?变革是正面影响,革命是流血的。我们希望将高层和自上而下的力量汇聚在一起。


  回头看,大家都在做创业,都在讲移动互联网,都在讲医疗的创新,其中一个最简单的最容易的做法就是拷贝,大家看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的成功企业,甚至不成功的企业,基本上都在拷贝美国的模式,原因很简单,美国做得好。


  第二点,做好了之后,你和在座的VC、PE谈的话,他听得懂,他会说你相当于美国的公司,你的用户量多少,一个用户算几美金,为什么这么多泡沫?如果按照以往的算法,一个用户几美金的话,为什么前一段时间这么多的初创公司的估值都达到这个价值,但其实是被高估的,很多是作假的数据。大家也容易做,投资公司容易给钱,谈起来也很容易。但是大家要明白,很多的公司在做的过程中,是完全的忠实的执行,甚至连商业模式,恨不得代码也很美国一模一样,但是在中国可以推得吗?不能推动,很多人会死掉。因为我们在拷贝的时候没有明白中美医疗制度的区别。


  首先是付费的主体不同。在中国付费主体两大方面,要么是老百姓掏腰包,要么是保险。而在美国大部分是商业保险,美国创新最大的驱动力是商业保险,因为商业保险需要算帐,所以付费最大的主体不同,中国没有成熟的商保公司的话,你们做了之后谁买单?老百姓买单吗?老百姓的每一分钱都非常珍惜,政府愿意买单吗?医保是非常傲慢的,他不会听。这两个不买单,商业保险不买单,那么日子如何过?所以美国移动互联网公司和初创公司为什么可以活得下去,为什么可以拿到钱,因为有成熟的商保体系。


  第二医疗费用构成比不同。去外资诊所看病,看的诊费是150到200美金,在中国的三甲医院诊费是多少?挂号费是十几块钱,实际上这里相当一部分是诊疗费,包括一次性手套,所有的材料等等,挂号费可能是几块钱,专家挂号费在普通门诊中加一块钱到两块钱,大概是11.5元左右。在美国看任何医生的诊费是150美金到200美金,所以后面的商业模式和这个相关。在三甲医院看专家的费用是十几块钱,所以这里的商业模式和收费的标准不一样。第一,美国来讲,诊疗费比较高,诊疗费在中国是十几块钱,甚至好不容易挂一个专家号,挂号之后讲了十几分钟,说医生要退号,没有开药,没有开化验单,耽误了十几分钟没有什么结论,要退号。这是中国的现状,这是你们要面对的客户,大家想想看,诊疗费这么低还要退号,美国的诊疗费是这样的,药占比是10%左右,而中国是药占比是40到50%,所以这个没有任何意义。在这种前提下,做了很多的移动互联网医疗应用的话,为什么在中国收费收不到,为什么这种模式不可持续,虽然美国可以做到,但中国不能做到。


  第三,医疗机构的业态不同。中国铺天盖地的都是公立医院和大医院,而在美国真正的大医院少。我有一个好朋友是在美国做妇产科主任,我去他医院去过两次讲课,是美国非常好非常大的医院,是属于美国最大的医疗机构之,只有一千多张床位,但中国来看吓死了。所以大医院非常少,连锁经营的机构和小医院比较多,所以美国的商业模式是基于这种业态。而在中国大多数是大医院,话语权是三甲医院,你做的东西跟三甲医院说要收钱,哪一个院长会敢给你钱?如果我是公立医院院长,做任何重大决定必须去讨论,必须有记录,而且不能第一个发言,而是要最后一个发言,因为院长说话之后后面的人不太好说了,每一家医院讨论得不一样,有些医院是10万或者是20万,超过这些的话可能要讨论去做。所以公立医院的决策机制决定了没有动力买单。第二如果要买单的话没有钱和权力买单。在这种情况下,要真正进入医院用创新的东西没有这么简单,不是不可能。所以这是医疗机构的状态的不同。三甲医院在中国是好事情,也是坏事情,为什么政府说要大力推广民营机构在中国的放开?如果我是政府的话,我也这么干,为什么?让三甲医院干,三甲医院做不动,总理和部长说了多少次,三甲医院真正地改变过吗?没有。推不动很大的阻力是三甲医院,三甲医院日常运行的费用只有10%甚至10%不到是政府给的,90%是医院自己运营赚的,那么既不给钱,还让他干这么多的活,怎么可能推得动。


  有些领导批评我话说得太重,我说医改的话想少花钱多办事就是耍流氓,有几个领导开玩笑说不能太愤青,说我没有耍流氓,已经给钱了。如果医改只是空喊,不给实际政策的话是推动不下去的。民营机构要开放的话有几个好处,第一这是开明的政府,政府开明,政策对民营资本开放了。第二,做得好的话,大家都去民营机构看病了,不需要去报销了。第三,政府不需要投资建这么多公立医院,因为建了公立医院还得养它,而且还不争气,天天要钱,你还得给钱,投资越来越大。另外民营机构做得不好的话,只是骂资本家,不会骂政府。如果我是总理的话一定会这么干。为什么不能落地?因为到了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官员有自己的利益。所以上面叫得响,下面落地难,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竞争和进步,让老百姓得利。


  医疗互联网公司为什么要转战到线下?因为互联网推得很快,在一年前,移动医疗的巨头们,国内的巨头们拿了钱春风得意到处做,声音叫得很响。在一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我作为一个医生我觉得这肯定不靠谱的,我说大多数的移动医疗APP是意淫,因为在座的钱都是VC的钱,但是进不了医院,所以这是最大的东西。进入到医院,下不了线,拿不了钱,那怎么办?得落地,落地就要做线下的东西。中国是三甲医院,不是全科医生,根本不匹配。私人医生,春雨医生做广告,说三甲医生做私人医生,三甲医院都是专家和专科医生,不是全科医生,私人医生应该是全科医生,你有什么病,他会告诉你怎么做。但他找得都是三甲医生的专科医生,目前来讲,中国的三甲医院的医生不适合做全科医生,这个不匹配。第三是凯撒模式,这个模式前景很好,难度很高,审慎乐观。


  美国模式是陆军+保险公司,现在空军落地了,空军有很大的优势,但是现在落地需要和陆军正面打,美国是医院+保险公司。我们探索的模式的是,联合进不来医院的保险公司,两个人都对陆军有意见的,因为保险公司找医院谈,医院不给谈。移动互联网公司也想进医院,医院不想谈。这两个对医院不满的人单打独斗不行的,两个对医院不满的人联合起来。这就是凯撒模式,保险公司+陆军+移动互联网。在美国是自己一家人去做,现在牵头的是空军,是移动互联网公司,找到保险公司,然后自己去建医院,有时候找医院,有些医院会接纳,但是大多数的三甲医院是不会低头的。在这种情况下,凯撒模式是非常成功的,但是凯撒模式在美国也是特立独行的,比如梅奥。在美国不是这么普通的,中国想在短期之内做好可能吗?不可能。就像大家说,都说梅奥好,都说学协和,天天喊口号的人多了去了,但是哪一个人可以踏踏实实做好呢?国内都没有做好,把美国搬进来做成很好的商业模式,可能也有,但需要审慎乐观。


  我们要做移动医疗和创新没有这么简单,如果在座的各位都做移动医疗的话会面临的状况,移动互联网有老大,最多有老二老三老四都没有了,最后剩下的老大和老二还要牵手,男和女结婚也就算,有时候男和男结婚,这不得不结婚。所以做移动互联网的东西,要么等着过两年被灭掉,要么把自己养得装一点,肥一点,别老大和老二收掉,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但是做医疗器械的还有很多的潜力做,但是做的时候必须加移动互联网。我们医院要做物联网的闭环,我们的医疗设备必须有数据接口,必须做联网,必须做物联网,必须和大的平台结合起来,所以做硬件的话,必须要考虑到物联网的东西。


  我演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本文(图片)由作者自主发布于 @华夏医界网 ,其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 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包含文中图片的版权来源)。本站不承担前述引起的任何责任。 欢迎网友参与讨论及转载,欢迎网友参与讨论及转载,但务必注明"来源于www.hxyjw.com"
发  布
猜你喜欢
786阅读

“互联网十医疗健康”服务有关准入事宜简说

作者:胡晓翔 时间:2019-10-12 17:36:36 文章来源:原创

387阅读

没有引流的互联网营销是不可思议的

作者:邵珠富 时间:2019-10-12 17:13:29 文章来源:原创

379阅读

国家卫健委:医养结合机构达4000家,将继续鼓励其发展

作者:秦王 时间:2019-10-12 17:11:33 文章来源:转载

404阅读

“医患群”成为医患沟通新渠道,虽然好用,但还是得防范隐患!

作者:曾思远 时间:2019-10-12 15:25:41 文章来源:转载

819阅读

押注学术科研,能否成为民营医疗机构制胜砝码?

作者:胡敏 时间:2019-10-12 14:48:43 文章来源:原创

347阅读

对话:你们听到是破局还是搅局、骗局?

作者:贺华煜 时间:2019-10-12 14:21:54 文章来源:原创

简介
段涛,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产前诊断中心主任。
更多>>

调查投票

民营医院老是招不到人,快看看犯了以下哪些错误?(多选)

[ 2019年-10月-11日 至 2019年-10月-20日 ]

特别申明:本站信息仅供参考,不对根据网站信息作出的任何交易或投资决策负责或承担任何责任。

第三方公司可能在华夏医界网宣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不过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与华夏医界网无关,华夏医界网将不会对可能引起的任何损失负责。

版权所有 2017-2020 @ www.hxyjw.com 华夏医界网

技术支持:福建豪创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网站ICP备案号:闽ICP备12001413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闽B2-20150006

(闽)-经营性-2014-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