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载,根据国家老龄办发布的2015年“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调查”的统计结果,中国失能老人约为4063万人,占老年人口的18.3%。紧接着,媒体又给出了一连串令人震惊的数字:据预测,随着中国社会人口老龄化的进程,中国失能老年人将持续增...[详情]

  “以房养老”有个必要前提,就是每一代人在工作之后,都能较轻松地买到自己的住房。住房体现的仅是其“居住”价值,而不是可以投资获取暴利的资本。如此,在...[详情]

我从1997年开始研究老年服务至今,已有20年了。今天有机会参加这样一个保险业界为老年产业“歃血为盟”的盛会,感到很高兴。用“歃血为盟”这么夸张的一个词语,是想强调保险业界联盟的重要性,也想赞扬一下我们在今天会议上已经看到的结盟的决心。近年...[详情]

  近日里,国务院印发了《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于这个“重磅”的改革举措,媒体纷纷不吝给予“国资后盾”、“增富...[详情]

在目前的大环境中,“医养结合”已经成为一个对老年服务有着重要影响的新概念。但是,“医养结合”又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概念,在国际上闻所未闻。放眼世界,医疗服务和老年服务本就是两个相对独立的服务领域。在重要的国际文献里,历来都把医疗服务和社会服...[详情]

  今天想讲的是“医养结合”会把中国的老年服务引向歧途。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讲了很多次了,几乎每次会议上都在讲,都在批这个"医养结合"...[详情]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因一果的线性思维已经成为当前改革的一大障碍。什么是线性思维,说句大白话,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且一条道走到黑,甚至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近年来,在医疗卫生政策的导向上,一再为社会办医开绿灯。这个改革思路想必是这样的:不是说...[详情]

  自从2016年开始,卫计委在工作部署中就把“强基层”放到了“医改过程中非常重要的改革战略步骤”的位置上。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六部门联合制...[详情]

摘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十三五”期间,政府应该大力培植和扶持综合运营的老年服务运营商,让他们在居家、社区和机构三个层次同时发力,进而形成“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的能力,这样才会有真正的老年服务产业、事业和市场……2016年,在老年服务方面,...[详情]

  现在社会上流传着一句话:得标准者得天下。在这个理念的刺激下,现在很多政府部门都对制定标准抱着极大的热情,甚至认为可以通过制定标准去推动事业或产业的...[详情]

2016年,在老年服务方面,“十二五”规划中最具影响力并且写入了《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的“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发展策略,有了一些有趣的变化。由于前几年过于强调增加“床位数”,致使老年服务床位翻番但入住机构的老年人数的增长幅度...[详情]

  在网上看到一个新提法:“让医保发动机挑起医改大梁”,这个说法看上去很别扭。若按汉语语法,好像有语病。如果说,让发动机推动医改继续向前,或者说让医保...[详情]

唐钧
我看人口老龄化
作者:唐钧

进入新世纪,人口老龄化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压在中国人的胸口,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中国社会的头顶,不论是政府、学界、社会还是公众,都对此谈之色变。有人说,我的思维总是逆向的,好像故意标榜自己与众不同。其实不然,我是做社会政策研究的,...[详情]

个人资料

唐钧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硕士,1996年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学系。我做人做事的原则是:不设防、不结盟、不买账。研究方向: 社会政策、社会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