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很热闹,很多人很兴奋,欢庆、欢呼“中国医生集团联盟”成立!我对医生集团,对医生集团联盟都不了解,多方打探请教,也不得其要,只能“遥望”,遥望者,多半望不清,看不准,那就继续请益方家吧。从目前的有限碎片信息来看,整得这么大动静的医生集...[详情]

同意北京老方的这个组合拳变革:“专家团队诊疗模式,就是让低年资医生成为专家团队诊疗的前沿,专家坐镇,让专家的价值最大化,让低年资医生价值最大化,让患者...[详情]

胡晓翔
再说号黄牛
作者:胡晓翔

北京医务界的猴年热点,第一热,居然是卫生主管当局与号黄牛撕来扯去,战局尚不满月,但双方南拳北腿、长薅短搂,递着卸力、互有进退,激烈好看,预后不明。那边厢战犹酣,这边全国八方乃至于海外观斗人,无法亲自披挂下场,但不影响场外指导的激情。最集中共...[详情]

我们目前所谓的医改,既没有医疗卫生体制建构基本法,又居然是卫计行政主管部门牵头主打的,因此,就注定不是真医改,不是实质性医改,只是医改的一个次要部分,...[详情]

春节假期才消停几天的著名群体“帝都号黄牛”,据媒体报道说卷土重来了。这有啥稀奇的呢?节前拜托那一段声泪俱下的脱口诉,“各级领导高度重视”下,蛰伏一下,节后“上班”是必然,名家号还是那么稀缺,求号救命的宇内重患还是那么聚焦么!于是,媒体七嘴八...[详情]

胡晓翔
儿科医生荒探因
作者:胡晓翔

卫计委一纸通知,所谓“儿科不够内科凑”把“儿科医生荒”这个问题掀起了空前热议。儿科医疗资源究竟是否短缺,似乎已经不是个问题,无需怀疑,只是短缺到什么程...[详情]

张海澄在转发《春节期间,为什么开启的是“暴力伤医模式”?》的按语里说:“苦,可以忍;累,可以忍;脏,可以忍;唯有打、骂、不被理解,忍无可忍。你认为的看病贵,医护没有定价权,倘能报销还贵否?你认为的看病难,不是医护来刁难,何必把气撒医院?!善...[详情]

胡晓翔
与卢意光律师再商榷
作者:胡晓翔

读卢意光律师1月8日的《“互联网+医疗”所涉法律问题的误解》一文后,笔者于1月9日写了小文《卢意光律师<“互联网+医疗”所涉法律问题的误解>...[详情]

胡晓翔
儿科不够可以各科凑
作者:胡晓翔

今日一则“儿科不够内科凑”的帖子火遍网络。事情源起于国家卫生计生委于1月30日印发的《关于做好季节性疾病高发期儿科医疗服务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明确提出“儿童医院和综合医院要根据儿科医疗服务需求,合理调配儿科医务人员力量,做好门诊和急诊之间的...[详情]

昨天在网络里读到据称源于《人民法院报》的《医患纠纷中民事诉讼与行政监督之优先问题——江苏苏州姑苏法院判决金福冠等诉苏州市卫生局卫生行政监督案》一文。读...[详情]

网络里有个协和医生谈定价的帖子,一时极火……该帖子的主要内容,说我们社会是不尊重医生的劳动的,理据就是,医疗服务项目的定价太低,不厌其烦还列举了若干例子。这实际上是拾人牙慧,并无新意,多少年来很多人这么说,只不过,老调,借助于“协和医院”这...[详情]

某院孕妇死亡事件,经历一周来的各种不着边际的喧嚣,算是该转入事情处理的正轨了。有无医闹,有无医闹公司和千万索赔,这些非专业争执自有警方调查处理,我们静...[详情]

一迄止今晨来看,本次事件有关信息,实在的(正面系统清晰地描述诊疗过程和后续协商及至冲突过程的)太少,各方不知情者的想当然插话乃至于不无“标题党”之嫌的炒作比较多,无益于纠纷的理性解决。二无论如何,任何一方的维权都必须在法治的轨道内进行,违法...[详情]

个人资料

胡晓翔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胡晓翔,江苏省卫生法学会副会长,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南京医科大学医政学院兼职副教授,妇产科主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