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在漠视个体权益、且个体与公共利益界限模糊、委托授权不明晰的环境中,对离开个体控制的权益如何保障如何行使,确有许多问题。于是,时不时难免逻辑思维模糊和个体意识淡漠,关于体外诊断试剂的临床试验、利用患者剩余样本及信息做医学研究、生物样本库泛化...[详情]

  问题1:  伦理委员是否都要求高级职称?或者说伦理委员是否应该是“专家”?  分析:  职称,是一个衡量标准。一般副高以上职称人员在体制内为当做“...[详情]

国家卫健委伦理专家委员会办公室和中国医院协会发布了《涉及人的临床研究伦理审查委员会建设指南(2019 版)》(下文简称指南),这是10月版本,据我所知,此前也有过征求意见稿、3月稿、5月稿,不断地在完善和持续改进。今年也密集地召开了伦理方面...[详情]

  前言  在写此文之前,我也翻看了一些关于保险的法规条文,但可能还是对于保险制度及有关政策不是非常了解(毕竟保险也是一项很专业的事情),而且我们现在...[详情]

引言: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等武侠片在暑期上映了,自从入了伦理这行后,感觉其中对“活着干什么”、“学武做什么”、“情义算什么”等问题认识大不同。看欧阳锋对“我是谁”而疯癫时,再也不觉得可笑。看郭靖纠结于“武功杀人”却因“武功救人”而...[详情]

  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我此前有说过,有不少人还没有关注到。  一是,高校并不是医疗机构,按照《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第二条,并不属于适...[详情]

中国临床研究能力提升与受试者保护高峰论坛(CCHRPP) 临床研究伦理协作审查共识(试行版2.0)于2019年6月16日成文并于6月23日在其微信公众号CCHRPP发布,链接如下,以下简称“共识”:https://mp.weixin.qq....[详情]

  真实世界研究(简称RWS,即real world study,下同)在临床科研应该算是常事,但多年前可能存在一道隔离墙,即RWS数据尚未被药械注册...[详情]

得到朋友的一本书,甚喜。从医疗质量的概念,到医疗质量量化管理,再到管理实操,其中思维高屋建瓴、精彩纷呈,书中有很多观点,是我深以为然并一直提倡的,也有很多观点,是我不曾考虑到需要细加揣摩和领悟的。结合文中观点,在此书写一些所思所想,兼与同仁...[详情]

  鉴于两大方面考虑,一是关注本微信公众号的人数增多,不得不有更重的社会责任感;二是本人的认知能力、既往经验、所受的专业训练所限,可能会出现一些错漏。...[详情]

前言在写此文之前,我也翻看了一些关于保险的法规条文,但可能还是对于保险制度及有关政策不是非常了解(毕竟保险也是一项很专业的事情),而且我们现在的社会诚信环境、保险法实施、保险产品的营销方式等问题都有不尽人意之处。不过,作为一个探讨、以及对风...[详情]

  伦理秘书群里的问题,大意如下:  某体外诊断试剂临床试验,按方案所要求的时间得不出结果,延长到反应时间的3倍才有结果。问:是否属于方案违背?  答...[详情]

引言:今天早上看到某段历史的一个词“易子而食”——感慨,在生存挑战的极端环境中,人性还存有底线之下的底线。而前一阵的内蒙女孩放弃化疗选择某保健品最终死亡,事件掀起很大风波,也再次拷问人性的底线、或底线之下的底线。问:晚期癌症病人能否使用未注...[详情]

个人资料

蒋辉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蒋辉,《中国医学伦理学》杂志青年编委会委员兼副秘书长;福建省医学伦理分会委员;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临床研究委员、中国伦理学健康专委会理事、中国自然辩证法生命伦理专委会理事,丁香园卫生事业和医院管理版荣誉版主;先后轮岗于院办、科教、教学、质控、医务、人事等部门,目前专注于医学伦理和医院管理。承担临床本科《医患沟通》授课,在学术期刊发表论文20多篇,为《伦理委员会制度与操作规程》(第三版)编委,参编人民卫生出版社《临床研究伦理审查案例解析》、《临床实践伦理案例解析》等书籍。在“中华医学会第十九届伦理年会”“全国第七届生命伦理学会议”“人口老龄化与代际问题国际论坛”等国际、全国会议多次受邀做大会报告及专 题发言。 【展开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