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办公厅4月25日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8〕26号)。这个文件在孙春兰总理视察银川第一人民医院当日成文,3天后发布,意味深长。一、文件的关键亮点文件呼应了业界呼吁已久的政策诉求,颇多亮点。比如:...[详情]

  医改十年,政府一直想让药变得便宜点儿,这次抗癌药降税也不例外。但是,医院进药便宜了,咱们就能少掏点钱?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公立医院、卫健委、医保局...[详情]

药品降价,直观来看是减轻老百姓看病负担的好事,但细细琢磨,却不是一句简单的“好”能说清的。最受益的未必是经济能力最差的群体,长期看,还涉及对国内药品创新能力的影响,更多社会效益待估。公共政策制订,要考虑的利益往往多面,钢丝上求平衡,教我们既...[详情]

  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中明确指出,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意在实现两个目标:一是完善统一的医疗保险制度,提高保障水平,...[详情]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医疗服务体系最为突出的成就是医疗资源尤其是硬件资源快速增长。医疗保障制度发展则取得了更大成就,实现了全民医保,初步建立了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医疗保障制度。医疗供需两方面成就的取得,核心原因是政府财政投入力度的加大,尤其是2...[详情]

  中国的医改从上世纪末启动,到2009年后的“二次出发”,一条明显的主线是,由行政化向市场化转变。改革成果被高度共识的一点是,短短数年中建立了覆盖1...[详情]

社会医保建立至今,期待它撬动医改的人不少,看中的,就是这来自第三方的制衡。可是政府包办下,医保的钱袋子有了,对公立医院的制约却不见效——亲戚家的熊孩子,不敢动真格管,也确实没资格管。可这样一来,效率损失了,也未见得有多公平,如何是好?今天的...[详情]

  花公家的钱,通常心疼的人少,造了也就造了。在专业化程度高、难以监管的看病环节,由于不相信市场,不少人都觉得,哪怕公家多浪费点,也让公家办医才来得放...[详情]

医疗行业是“市场失灵”的典型例子,很多人一听到这儿,马上就说那这事得政府来办。政府办就没问题?公家人、社会人都是人,野猫变成家猫,也还是爱吃小鱼干。别的地儿不通的行动逻辑,到这儿就顺了,可能吗?继续前文对市场与政府边界的探讨,今天还是以医疗...[详情]

  小孩挑食偏食不好好吃饭,他妈给他详细规定了用餐动作,他立刻变成饮食均衡的好孩子。或者妈妈替他把饭都吃了,然后他就长大了。  在我们讨论政策的过程里...[详情]

互联网医疗近日又迎政策利好,让不少人看到我国医疗服务产业革新的希望。但同时也有人质疑,管办不分、垄断不破的环境下,必须“依托医疗机构”发展的互联网医院,是否真的能为行业带来转机?事实上,如何用好“互联网+”,确实值得琢磨。它既可能是医疗资源...[详情]

  公私合作办医,一直是公立医院改革的若干种方案中,颇为医院欢迎的一种。又能保留国有身份不变,又能借资本的光,提高人员待遇,体制内外的好处,眨眼间都有...[详情]

从行政强势主导的三明医改到供方充分竞争的宿迁医改,中国政府对社会医疗保险制度的改革探索从未停止。诚然,每一场改革的成果都有值得借鉴的地方,然而从长远看,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和可复制性才是衡量一场改革是否成功的重要指标。中国的社会医疗保险制度之为...[详情]

个人资料

朱恒鹏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朱恒鹏,男,1969年9月生,山东莱芜人。博士,研究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