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药品回扣屡禁不止?医生和医院吃药品回扣已经是常态。关于原因,绝大部分人的因果关系链条是这样的:首先,药品回扣成为常态,其前提是药价虚高,否则根本不可能有回扣空间。其次,医院和医生之所以采购和处方价格虚高的药品,是因为医疗服务价格太低,...[详情]

  近来很多人都问我同一个问题:“取消药品加成(实施零差价),会对县级医院(及三级医院)产生什么影响?会消除药价虚高、大处方现象吗?这样做会消除‘以药...[详情]

关于高药价的讨论持续火热,焦点集中在药品回扣。医生们纷纷表示,定价的是政府,招标的还是政府,这锅医院和医生可不背!可药品流入患者手中的最后也是最关键一环——药品处方权,可是在医生手上的。要说完全无辜,很难。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详情]

  医保坐拥团购优势又互济互助,能压价、可兜底,买不起药找医保,似乎是再简单不过的逻辑。可事实上,这背后需要权衡的事儿,还要复杂得多。  眼前的经济水...[详情]

问:自从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提出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不能再从卖药中获得收益,文中关于医院卖药还有20%左右收益的说法是否属实?答: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不能再直接获得批零差价收益。但是依然可以通过对处方权的控制,通过间接方式暗箱操作获得卖...[详情]

  上回拿食堂打比方,但大师傅管菜钱的问题其实不难解决。把钱发给吃饭的人,各自挑想吃的就行了,自然优价高效。但医疗系统,现在却是个不好更换的大师傅,不...[详情]

有人认为医保应该交卫生部门管理,粗听起来很有道理,厨房的大师傅如果管着菜钱,可能做菜买菜更好盘算。但细一想,如果这大师傅干好干坏都没法换人,结果一个月的菜钱吃三天没了,接下来的菜钱,给他还是不给?按天给甚至按顿给菜钱的好处,是避免饿肚子,也...[详情]

  国务院办公厅4月25日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8〕26号)。这个文件在孙春兰总理视察银川第一人民医院当日成...[详情]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李克强总理、孙春兰副总理相继视察了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基地医院——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两位总理均对这家医院的“互联网+医疗健康”创新之举,给予了充分肯定。克强总理还强调宁夏要打造国家级的“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详情]

  医改十年,政府一直想让药变得便宜点儿,这次抗癌药降税也不例外。但是,医院进药便宜了,咱们就能少掏点钱?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公立医院、卫健委、医保局...[详情]

药品降价,直观来看是减轻老百姓看病负担的好事,但细细琢磨,却不是一句简单的“好”能说清的。最受益的未必是经济能力最差的群体,长期看,还涉及对国内药品创新能力的影响,更多社会效益待估。公共政策制订,要考虑的利益往往多面,钢丝上求平衡,教我们既...[详情]

  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中明确指出,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意在实现两个目标:一是完善统一的医疗保险制度,提高保障水平,...[详情]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医疗服务体系最为突出的成就是医疗资源尤其是硬件资源快速增长。医疗保障制度发展则取得了更大成就,实现了全民医保,初步建立了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医疗保障制度。医疗供需两方面成就的取得,核心原因是政府财政投入力度的加大,尤其是2...[详情]

个人资料

朱恒鹏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朱恒鹏,男,1969年9月生,山东莱芜人。博士,研究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