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养结合”提了这么些年,文件级别越发越高,但到了地方,究竟做什么、怎么做,仍然模糊不清。在调研中我们发现,政府的关注点往往是怎么建设“医养结合结合”机构、是“医疗机构办养老”还是“养老机构办医疗”。但是,在收入水平和文化观念的共同作用下,...[详情]

  老龄化社会步步逼近,为了让老有所养、病有所医,政府一直力推“医养结合”。但政策一落地,好像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老人需要的多是治疗慢性病和卧床护理...[详情]

自1998年启动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以来,中国医改的大方向一直非常明确,即自行政化向市场化方向变革,这顺应了整个社会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变革的趋势,也是作为子系统的医疗卫生体制必须和整个社会经济体制相适应的必然要求,与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使...[详情]

  二、没有形成分级诊疗体系原因:医疗体制行政等级制  形成分级诊疗体系的关键在于,社区有患者信任的好医生坐诊,常见病、多发病不需要去三级医院门诊排队...[详情]

分级诊疗是个好东西,一旦形成,既省钱又提高医疗可及性,资源用得更优化。为此,我国这些年没少努力。但是,规定机构业务范围也好,提高基层财政保障也罢,乃至医保支付倾斜、强行基层初诊……都是看上去挺好,实际却没啥用。2009-2014年全国财政医...[详情]

  国务院近几年大力推行的“医养结合”服务,旨在解决老年人群看病、照护服务衔接问题,特别是失能、半失能老人,可以因此获得医疗和生活的双重照料。众多可能...[详情]

今年由福建医改开始,海南、甘肃和安徽均采取了一个类似的“改革”措施,即整合此前分散在多个部门的医疗、医保和医药管理职能于一个相对独立的机构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简称医保办。具体说来,就是将此前分散在人社厅、卫计委、民政厅、物价局和商务厅...[详情]

  从1997年算起,药改已经20年,能在整个地级市将药占比由50%左右降到27%的,唯三明一例。  举十多个部委之力,药改20年出师未捷,药价药量药...[详情]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立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险公共服务平台”,这意味着今后社会保险工作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是“公共服务”。各级政府部门如何转变观念,由传统的行政管理主导思路转向公共服务理念,将是这一改革目标能否落地的关键。今年福建、海南等地的医改...[详情]

  民营医院在基本医疗服务上究竟有没有优势?近日,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教授的一席话让与会者颇为震惊!  朱恒鹏...[详情]

一、为何公立医院医疗服务定价偏低?公立医院等传统事业单位体制的人事薪酬制度是“铁饭碗+论资排辈的平均主义大锅饭”。医生薪酬通过行政措施,按照行政等级确定,与医疗服务收费水平无关,所以医疗服务价格不会、也没必要体现医生的医疗服务价值,也没有市...[详情]

  一、医疗领域市场和政府的关系?  政府负责提供基本医疗保障,并建立有效监管体系,市场负责提供有效率的医疗服务。  解析  普通医疗服务具有排他性和...[详情]

非常高兴来到即墨和大家专门讨论健康产业发展的问题。去年在卫生与健康大会上,我还专门和当时的青岛市委书记李群同志讲,青岛应该把健康产业作为将来发展的一个重点产业。今天我就来讲一讲健康产业发展与医疗服务模式创新。一、健康产业核心是医疗,本质是服...[详情]

个人资料

朱恒鹏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朱恒鹏,男,1969年9月生,山东莱芜人。博士,研究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