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药品回扣屡禁不止?医生和医院吃药品回扣已经是常态。关于原因,绝大部分人的因果关系链条是这样的:首先,药品回扣成为常态,其前提是药价虚高,否则根本不可能有回扣空间。其次,医院和医生之所以采购和处方价格虚高的药品,是因为医疗服务价格太低,...[详情]

  十年民营医疗机构有明显的进步,但中国社会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任认为是发展较慢的十年。“由于民营医疗机构没有发展起来,我们巨大的医疗资金投...[详情]

民营医疗机构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一般都努力希望获得医保定点。但其实过去四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医保没钱了,民营医院的春天才真正到来。很多办民营医院的老板应该知道, 90年代到2003年,是我们民营医院发展的黄金时代。为什么?就是因为经济困...[详情]

  回顾我国非公医疗最近十多年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虽然非公医疗机构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是总体上发展速度仍然较慢。发展慢了有什么坏处?可能好多人会觉得,顶...[详情]

市场经济的发展,再加上互联网+的出现,极大地重构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交结构与信任网络,日益动摇此前维持多年、稳定运行的单位制治理体系。简单来说就是,单位制将个体划入不同的单位体系中,并“垄断”提供其一切的生活所需,最终搭建出一个纵向等级制的单一...[详情]

  社会分层带来的潜在社会冲突,我们必须化解,化解的关键之一就在于社会保障体制的完善。  医疗体制改革,对发达国家而言,也许只是医疗体制改革的问题;而...[详情]

我们探讨医疗服务模式的创新和走向,其实离不开当下经济社会转型的大背景。晚清重臣李鸿章曾评价,当时的中国正经历“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今天,中国社会仍然处于剧烈变动之中:欧美国家用了近三百年时间完成经济增长过程,我们只用了三十五年完成,欧美国家...[详情]

    前面的推送中说到,“等级化”、“弱激励”、“管办不分”等机制的相互配合,是成就计划时期医疗卫生体制的重要基础。但...[详情]

今天继续为大家送上《中国医疗卫生体制走过的那些路》第二部分(第一部分)。上回说到,有效的医疗卫生体制安排,是环环相扣,互为补充的。旧制度之所以运行无碍,改革期之所以冲突重重,原因都在“内部要素是否互补”上。 什么叫互补?比如,旧时代城市职...[详情]

    在国家经济基础薄弱、人民“一穷二白”的年代,中国靠着计划体制下集中医疗资源的优势,在短时间内实现了从无到有,医疗...[详情]

医保付费的精髓是相关利益方的平等博弈,需要精细化的制度设计和管理。“一刀切”的简单粗暴式控费,很容易掀翻游戏的桌子,就玩不下去了。现实中,“医”“保”打架、愈演愈烈的局面,原因在于双方都只想用最省事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医保和医院,普遍缺乏精...[详情]

    近日,长沙市湘雅二医院公开宣称拒收医保患者,除了此前医保结算的拖欠款过多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医保设定了支付的...[详情]

国内有不少人羡慕英国传说中的“全民公费医疗”,想知道这是怎么玩儿得转的。反过来,英国人听到关于我们的说法大概也不少:一说医疗服务“物美价廉”,一说医患矛盾“刀兵相见”,简直冰火两重天……好奇疑问,只会更多。 英国人隔雾看花,最不明白的就是...[详情]

个人资料

朱恒鹏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朱恒鹏,男,1969年9月生,山东莱芜人。博士,研究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