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医改政策研究者,我认为现在医改其实并没有改,根本就不想改。三甲医院活得这么好,社区活得不好,社区活得不好就交给财政,财政养起社区来,社区不干活了无所谓,所以改革是推不动的。”6月1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公共政策研究...[详情]

  毋庸讳言,我们目前的分级诊疗体系建设不算成功。无论是通过行政手段强令遏制三级医院扩张,还是组建医联体,都难以奏效。即便是被寄予厚望的医保,面对强势...[详情]

“收支两条线”是个计划经济时期的老做法。类似于,每月挣多少钱,交给爸妈,爸妈算着你需要花多少,再按他们算好的给你——这样就不用担心年轻人为了“逐利”去工作了,反正挣多少,都是爸妈的。至于年轻人因此不工作……咳,可以好好教育。公立医院也是个长...[详情]

  2014年末,习大大前往镇江视察时说了这样一句话,一些大医院始终处于“战时状态”的状况需要改观。新医改启动至今已经第七个年头,但因患者在大医院高度...[详情]

2018年,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将会有一次你死我活的对决。而这场世纪决战的关键在哪里?“对准大医院肥肉的利刃终于落下,发往县级医院的鲜肉已开始运送。”类似的评论正在医疗圈里广泛传播。评论所说的,正是全面分级诊疗的推广。2017年全国两会,李克...[详情]

  为什么药品回扣屡禁不止?  医生和医院吃药品回扣已经是常态。关于原因,绝大部分人的因果关系链条是这样的:  首先,药品回扣成为常态,其前提是药价虚...[详情]

十年民营医疗机构有明显的进步,但中国社会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任认为是发展较慢的十年。“由于民营医疗机构没有发展起来,我们巨大的医疗资金投入被公立医院浪费了。”全民医保的健康,本身的目的是保基本兜底线,让全民共享经济发展的成果。但由...[详情]

  民营医疗机构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一般都努力希望获得医保定点。但其实过去四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医保没钱了,民营医院的春天才真正到来。很多办民营医...[详情]

回顾我国非公医疗最近十多年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虽然非公医疗机构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是总体上发展速度仍然较慢。发展慢了有什么坏处?可能好多人会觉得,顶多就是资本家赚钱少了。其实不然,非公医疗的发展是事关整个国家医疗体制改革的关键。一、公立围城,...[详情]

  市场经济的发展,再加上互联网+的出现,极大地重构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交结构与信任网络,日益动摇此前维持多年、稳定运行的单位制治理体系。简单来说就是,单...[详情]

社会分层带来的潜在社会冲突,我们必须化解,化解的关键之一就在于社会保障体制的完善。医疗体制改革,对发达国家而言,也许只是医疗体制改革的问题;而对于中国而言,其成功与否则直接影响着社会发展的未来走向。因此,与往年主题多围绕医改本身不同,今年的...[详情]

  我们探讨医疗服务模式的创新和走向,其实离不开当下经济社会转型的大背景。晚清重臣李鸿章曾评价,当时的中国正经历“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今天,中国社会仍...[详情]

前面的推送中说到,“等级化”、“弱激励”、“管办不分”等机制的相互配合,是成就计划时期医疗卫生体制的重要基础。但是过了几十年,我们越发地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变得不太对劲。以前吃着挺好的“大锅饭”现在有点难以下咽,以前顺理成章的以药补医现在成...[详情]

个人资料

朱恒鹏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朱恒鹏,男,1969年9月生,山东莱芜人。博士,研究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