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3日下午,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8中国医药资本论坛”在广州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出席论坛,并发表了题为《政策中的红利与风险——如何抓住历史机遇》的主旨演讲。朱恒鹏认为,未来...[详情]

  美国无疑是世界上医疗最发达的国家。不过,随着国人在美国访问、生活的经验越来越多,关于美国医疗的批评也所在多有,比如贵、繁琐、还有折腾了半天却不开药...[详情]

十九大报告已经说的很明确了,他们没有认真体会,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对我们公立医院医疗服务态度不平等不充分之间的矛盾,当年母子平安不在乎你的态度,现在母子平安不是要求,我们要的还要有好的服务,你别拿老观念来母子观念就不错了。随...[详情]

  2018年8月23日,由亿欧公司主办的“医健新势力”GIIS 2018第三届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在北京万达文华酒店成功举办。本次峰会分为上下场,...[详情]

电影《我不是药神》最近刷屏,不少朋友来问我,怎么我们就没有平价有效的仿制药?我们山寨的能力不是很强吗?偏偏是生老病死这样的大事,山寨不出救命药来?!到底为啥?山寨药品和山寨手机还真不大一样。手机山寨了,你直接买回家;药品山寨了,你可不是第一...[详情]

  为什么药品回扣屡禁不止?  医生和医院吃药品回扣已经是常态。关于原因,绝大部分人的因果关系链条是这样的:  首先,药品回扣成为常态,其前提是药价虚...[详情]

近来很多人都问我同一个问题:“取消药品加成(实施零差价),会对县级医院(及三级医院)产生什么影响?会消除药价虚高、大处方现象吗?这样做会消除‘以药补医’现象吗?会对药品流通行业产生什么影响?”我的回答很简单:“不会!”说的更具体一些:“仅仅...[详情]

  关于高药价的讨论持续火热,焦点集中在药品回扣。医生们纷纷表示,定价的是政府,招标的还是政府,这锅医院和医生可不背!可药品流入患者手中的最后也是最关...[详情]

医保坐拥团购优势又互济互助,能压价、可兜底,买不起药找医保,似乎是再简单不过的逻辑。可事实上,这背后需要权衡的事儿,还要复杂得多。眼前的经济水平限制了筹资能力,都要救命,蛋糕谁能分,怎么分?医药产业的发展与创新,如果没有足够的付费,何以为继...[详情]

  问:自从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提出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后,医院不能再从卖药中获得收益,文中关于医院卖药还有20%左右收益的说法是否属实?  答:全面取消药品...[详情]

上回拿食堂打比方,但大师傅管菜钱的问题其实不难解决。把钱发给吃饭的人,各自挑想吃的就行了,自然优价高效。但医疗系统,现在却是个不好更换的大师傅,不不不,准确说,是个高智商高学历满满的知识和信息优势的大医生。看病也比吃饭复杂得多,其中的风险,...[详情]

  有人认为医保应该交卫生部门管理,粗听起来很有道理,厨房的大师傅如果管着菜钱,可能做菜买菜更好盘算。但细一想,如果这大师傅干好干坏都没法换人,结果一...[详情]

国务院办公厅4月25日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8〕26号)。这个文件在孙春兰总理视察银川第一人民医院当日成文,3天后发布,意味深长。一、文件的关键亮点文件呼应了业界呼吁已久的政策诉求,颇多亮点。比如:...[详情]

个人资料

朱恒鹏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朱恒鹏,男,1969年9月生,山东莱芜人。博士,研究员。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