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独角兽工作室办了一个医疗人工智能的大会,收了一大堆名片然后朋友们都称赞会议高雅大方接地气,一天半的大会只收几百元很有良心。虽然办会只赚了吆喝,但能认识人工智能的大腕和了解众多项目的底细,一下子也觉得自己可以出去讲情怀了!由于我不是搞技术...[详情]

  凭什么都是十几年医科苦读然后每日加班苦干还要搞科研,但某些人却可以因为在网上写点小文章、跟患者咨咨询就红得不可收拾,而且还有各种潜在的经济利益和名...[详情]

最近老有朋友来咨询开互联网医院的事,有做移动医疗的,有办民营医院的,有药企的,有买了节后去银川机票的……老实说今年政府下放权力支持创新的力度真是大,两年前微医在乌镇开互联网医院几乎跑断双腿,最后借着乌镇这个互联网特区的名头,卫计委才敢放行。...[详情]

  3月22日,北京市政府宣布了医药分开改革具体政策,4月8日就在3600家医院(包括部队医院和医保定点民营医院)全面实施。  照理说医药分开是国家既...[详情]

2017年的春天寒风刺骨,在政策颜控下的医药行业也面临着无数的烦恼:降价,控费,反商业贿赂甚至禁止代表跑医院,都在提醒药企需要改变现有的营销模式,但新模式在哪里又长什么样子没人说得清楚,只有一些勇敢的公司在探索beyond the pill...[详情]

  这两天医疗圈有篇挺逗的文章在流传,“正文式”的标题很惊悚——《美国大批医院出现破产潮,国内一窝蜂去投资诊所和医院的风投明后年将会遭遇重创》,文章看...[详情]

前两天网上纷纷爆出百度裁撤医疗事业部的消息,虽然百度公关冷冷地回复“无可奉告”,但内外消息多渠道证实了这不是谣言。当百度跟医疗扯到一块的时候,吃瓜群众就莫名兴奋起来,到底出了什么大事情要裁掉啊?首先得澄清一下,百度医疗事业部跟大家常说的百度...[详情]

  移动医疗其实没享受过几天春光,现在也没有多少寒风刺骨,医疗创业注定是个寂寞又低调的征途。  2016年,移动医疗的表现是一张惨不忍睹的考卷?  投...[详情]

在俗称“平安夜”的昨天(12月24日),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央视用十六分钟专题报道“药品回扣泛滥”暗访,明摆着就是让一些人新年不太平。之后人民日报和几乎所有主流细纹媒体都迅速跟进,就说明了这一点。联想到三年前,也是 “新闻直播间”这个节...[详情]

  这两天看到“移动医疗网红”Dr.2的新文章(《移动医疗的历史性机遇仍然属于“大而全”的平台生态,大部分“重度垂直”只是在慢慢等死而已!》),通过贬...[详情]

这两天朋友圈里铺天盖地都是纪念他的文章,看的让人心酸;缅怀的人群也早已超越移动医疗和创业圈,他的形象在我脑中前所未有的生动。这几天一直有写点什么祭奠他的冲动,又怕写得单薄乏味对不住这位移动医疗大神挥洒的人生,更不想被误会成借写文章来消费他。...[详情]

今年夏天很热,但移动医疗却慢慢冷下来。首先是传出几家老牌大公司裁员,然后是融资各种不顺,几家一线公司的新一轮融资也始终没有消息,做行业研究的独角兽工作...[详情]

移动医疗创业需要有战略伙伴互相支持,有人说并购手续多,整合难,不如两家合作或是交叉持股来得简单。实情是独角兽工作室私下追踪了很多个移动医疗项目之间的合作,绝大多数都是创始人或投资人一时兴起,完全无法落地或者做着做着就消失了。中国草根式的创业...[详情]

个人资料

刘谦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刘谦,移动医疗作家,从资深的医药营销专家转型进入移动医疗领域,关注移动医疗创业。《健康点》、《贝壳社》等众多知名医疗行业媒体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