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黑龙江省公立医院岗位设置聘用管理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引发业界广泛关注。当然,人们关注的焦点可能有所不同,有的关注全员聘用制,有的关注打破身份界限,实行同工同酬,还有的关注医院用人自主权。那么,《实施意见》里,对这些人们聚焦...[详情]

  近日,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原行政主任陈仲伟,被一位25年前的患者砍伤并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去世。这一起恶性伤医事件,再一次将如何保障医生安全执业及缓...[详情]

据媒体报道,强制医疗责任保险,将在中国逐步推开。这种推论,缘于两个信息,一是国家卫计委、保监会等11部门已联合发文,计划强制医责险到2020年覆盖所有公立医院和80%基层医疗机构。二是“强制性的医责险”已经写入正在修订的《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详情]

  一、分级诊疗势在必行  城市大医院“战时状态”不能再下去了  东北女孩怒斥号贩子  中国分级诊疗体系建立之时,可能也就是医改的成功之日(梁万年) ...[详情]

徐毓才
村医的艰难有谁懂?
作者:徐毓才

乡村医生是我国医疗卫生服务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最贴近亿万农村居民的健康‘守护人’,是发展农村医疗卫生事业、保“障农村居民健康的重要力量”。要求“对于年满60周岁的乡村医生,各地要结合实际,采取补助等多种形式,进一步提高乡村医生养老待遇”。...[详情]

 分级诊疗是去年以来上上下下一直在努力推进的,但效果并不很显着,最大的问题是优质医疗资源,特别是好医生下不去、留不住、用不上。医师多点执业也推了好多年...[详情]

2016年深化医改重点工作任务1.关于价格改革。积极稳妥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逐步建立分类管理、动态调整、多方参与的价格形成机制。2.协调推动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3.巩固完善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将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增加到200...[详情]

 新医改六年多来,多点执业总在放与管之间徘徊。即使最新的政策,也始终没有彻底放开,在最开放的文件里,也还是有“第一执业地点”的字眼,即使不再明确需要“...[详情]

一年一度的两会正在北京热热闹闹地举行。作为医疗卫生人自然会对新医改更加关注,一方面因为,六年了新医改并没有给患者和医务人员带了明显的实惠,看病难看病贵仍然突出,暴力伤医事件仍然层出不穷,医疗执业环境越来越恶劣,医生护士的职业尊严继续在丧失,...[详情]

一桩桩基层腐败案的爆发,一方面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全流域”崩塌的担忧,另一方面也勾起了人们对新医改政策的深度反思,难道我们六年多来精心...[详情]

 新医改糊里糊涂搞了几年,没有取得明显成绩。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重要概念不清,老在敲边鼓,一些实质性问题,即“机制”问题基本上没有涉及。很多所谓的专家、官员急功近利,为了所谓的成绩,不惜糊弄,甚至自欺欺人。对关键问题绕着,对基本概念抹着,对主...[详情]

当前不断强化“公益性”就是一个伪命题。把公益性等同于政府责任落实也不恰当。把坚持公益性与推行市场化对立起来更加错误。新医改也许更多的是促进很多原本某些...[详情]

随着几周前,一则女孩怒斥号贩子的视频疯传,挂号难、看病难这一沉疴痼疾再一次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北京市迅速出台取消医生手工加号、非急诊全面预约等八项措施。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挂号难”、“黄牛猖獗”等现象也绝非北京独有,...[详情]

个人资料

徐毓才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陕西省商洛市人,大学本科学历,中华医学会医院管理专业委员会会员,现任山阳县卫计局副局长,县政协委员。在医院管理、基层医改等方面具有比较丰富的经验和独到的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