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国家目前大病小病都放在三级医院来做,就用了很重的模式,用搅局式的创新,可以把标准化的疾病、手术,不是疑难杂症,常见并、慢性病从三级医院剥离出来,费用低、靠近病人家庭方便,慢病采取网络的这个模式来做,这就是一种搅局式创新的做法。”中欧卫...[详情]

  从2013年国务院“40号”文件发布以来,大健康产业的发展逐步升温,千军万马涌入这个原来受冷落的领域。现在,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如果没有在医疗健康领域...[详情]

这几天看了电视系列片《将改革进行到底》,对过去五年来,中国在各个领域里进行的改革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环境保护和国防军队领域的改革,力度之大,而且动了不少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这些改革之所以取得了重要进展,关键在于顶层领导的重视...[详情]

  “在医疗健康领域,搅局式创新表现为去大医院的中心化,因为‘高性价比的医疗’远比所谓的高端医疗更有商业价值。”  11月14日,BOE2017全球创...[详情]

“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地球。”这是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家喻户晓的一句名言。如果将当前医疗领域的困境比作为一个庞然大物,那么新医改政策长鞭需要找到一个支点,才能撬动这个庞然大物。近日,健康点记者专访了中欧商学院蔡江南教授,试图发掘此轮新...[详情]

  60年前,我母亲在长乐路上的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生下了我。一年后,全家搬到了离开这家医院不远的长乐路上,成年之前的记忆都发生在这里。如果让我对自己6...[详情]

动物邻居我们家住在波士顿的西郊,与隔壁邻居保尔家各有二十几亩的林地,两家的房子被高大茂密的树林包围着。与我们为邻的还有林子里的各种野生动物,最常见的小动物便是巴掌大的花栗鼠和松鼠,他们上蹦下跳,忙得不亦乐乎,一见人便一溜烟没了影。偶尔可以看...[详情]

  这几天看了电视系列片《将改革进行到底》,对过去五年来,中国在各个领域里进行的改革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环境保护和国防军队领域的改革,...[详情]

做医疗的博士论文是否太晚了?我在中国的大学本科和硕士进行了七年经济学专业学习,在复旦经济系进行了三年教学,在华东理工大学(当时的华东化工学院)进行了三年多的经济学研究(其中一年多美国进修)。13年经济学领域的学习和工作经历,使我的思想方法受...[详情]

  2009年开始的新一轮医改取得的最大成就,就是将三大社会医保的覆盖面扩大到了几乎整个13亿人口。随着医保的普及,人们对于医疗的需求有了飞速增长,医...[详情]

6月30日是我的60岁生日。60年前,我母亲在长乐路上的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生下了我。一年后,全家搬到了离这家医院不远的长乐路上,成年之前的记忆都发生在这里。如果让我对自己60年生活经历给出一个基调的话,我会用“知足者常乐”来概括。也许是命运...[详情]

   先是读了张中南医生的《唤醒医疗》一书,初步了解了张医生人本位医疗的思想和实践。这是我多年来读过的一本值得击掌叫好的书,我被书中的理念和做法深深打...[详情]

刚看到一个书评,关于美国的一本社会学书籍《房间里的大象》,里面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社会现象:就像童话故事《皇帝的新衣》里一样,大家都看到了真相,但由于种种原因,都隐而不发,导致该事实从公共空间中“消失”,反而是一个孩子率先说出真相。这就像...[详情]

个人资料

蔡江南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经济学兼职教授。在中美两国的大学、咨询公司、和政府部门从事了二十多年的卫生经济和卫生政策的教学、研究和咨询工作,发表了大量有影响的研究成果。参与了美国第一个(麻省)全民医疗保障制度改革方案的设计、实施和评价,以及中国新医改方案的研究工作。 曾获1990年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我国经济学最高奖)。于1997年获得美国布兰戴斯大学社会政策博士、1984年获得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1982年获得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