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日,2020新年伊始,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了《医疗机构内部价格行为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明确了公立医疗机构“内部价格行为管理”的相关规定,目的是要“规范医疗机构收费行为,加强医疗机构内部价格行为管理,促进...[详情]

  存活下来的物种,  并不是最强和最聪明的,  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  --达尔文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所有的成功只不过是恰好踏准...[详情]

2019年是民营医院非常难过的一年,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很多医院门诊量、住院量、手术量和经济收入的减少,很多同行以及医务人员嘴里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最近病人量好少”!而同样,很多时候,民营医院经济效益不好的时候,会将原因归结为“最近病人量好...[详情]

  宏观层面,在“健康中国2030”国家战略以及政府一系列产业政策的利好下,很多社会资本以及投资者仍然还是非常看好大健康、大卫生产业;中观层面,由于自...[详情]

6月1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医保局等10部门 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 《通知》),明确规定政府对社会办医区域总量和空间布局不作规划限制,并从加大政府支持力度、简化审...[详情]

  年销售额近 200 亿的“权健”倒下了,曾经的辉煌、如今的企业轰然倒塌及创始人、高管被捕,这印证了那句话,“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朋、眼见他楼塌...[详情]

一不小心,踏入了民营医疗这个行业,没有多少高尚的理想,没有风花雪月,只是为了“谋生”而已!做着做着,偶尔发现这个行业的一些“秘密”也产生了一些个人的想法,于是乎禁不住偶尔“发声”,“ 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同时也刷刷“存在”,用自以为的...[详情]

  有效的营销工具或是稀缺的广告资源,其费用投入往往是较高的,这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增加民营医院的经营成本。而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民营医院会在无形中...[详情]

每一年,到了年末岁尾辞旧迎新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对新的一年的经济形势和经营情况做一个预测和展望--新的一年会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大多都是“悲观”论调居多,类似“新的一年将是历史上最困难的一年”的观点、论调“满天飞”,虽然观点绰绰、论据充分,但也...[详情]

  什么是服务?这是一个很宏大的议题。  当不和经济挂钩的时候,服务很好解释,也很好下定义。  例如,在一九四四年张思德同志追悼会上,毛泽东同志就提出...[详情]

在2017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刘强东针对马云“有一两百万最好,一个月赚几十亿已经很让人痛苦了”的论调发声指责马云,“在国家还有几千万极端贫困人口的时候,而不愿出来帮助他们脱贫是先富起来的人的耻辱!”后来,在大会闭幕时...[详情]

黎汉军
民营医院诚信经营策略
作者:黎汉军

很多民营医院的管理者都在感叹:医院的营销、广告效果越来越差了,患者对于医院的广告也越来越不信任了;同时,患者对于医院医生、专家的诊断和治疗方案也越...[详情]

很多民营医院在进行公益营销活动或讲述自身品牌故事时,都会提到一点,那就是帮助解决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难题,以求“出师有名”或“存在合理”,最终达到取得患者及大众信任的目的!这就涉及到一个民营医院的社会使命问题,也就是民营医院存在的根本原因...[详情]

个人资料

黎汉军

个人资料完整度55%

职      务:
院长助理
工作地点:
黎汉军,湖北武汉人,本科学历,商务策划师,民营医院企划、经营从业人员,“临床价值”营销和行业正能量倡导者,致力于民营医疗行业的社会使命、经营本质、经营逻辑的探索与阐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