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大家在发展过程中都会去学习那些做的很优秀的医院。学习是对的,也是应该的,但是一旦学习方法出了问题,非但学习达不到预期的目的,反而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副作用。学得很快,变得更快有些医院的领导很爱学习,也学得很快,看到...[详情]

  不同行业,不同公司,大家做事情的原则和方法是不同的,有的行业适合短平快的打法,例如互联网企业,有的行业更适合长期主义的做法,例如医疗行业,即使是同...[详情]

在我的鹅圈子“段院长聊管理“,阿朵同学问我:请问新医生在赚钱养家和事业梦想之间摇摆,该如何坚定信念呀?做医生这么多年,做院长这么多年,我很少谈医生如何赚钱,今天面对阿朵同学很现实,很无奈的问题,我也俗气(接地气)的谈谈医生该如何赚钱吧。作为...[详情]

  做预算是个技术活,看起来很专业,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复杂,说穿了,就是一道小学数学应用题,题目是这样的:  小明准备花多少钱,用多少人,做什么事,做多...[详情]

Q4只剩下2个月了,该要准备做今年的年度总结和明年的年度预算了,这次我就手把手教大家如何做预算和执行预算。如何做预算?做预算不能仅仅是老大说了算,院长说了算,预算是既要Top down又要Bottom up。预算的讨论应该是“三上三下”,至...[详情]

  这些年,在很多公立医院会出现一种比较奇怪的现象,就是很多的原本统一的临床科室被割裂肢解成为好几个独立的,但又重复的科室,不是出于学科建设的目的,也...[详情]

前段时间我写的一篇文章谈到了“产房暴力”,在留言中有人指责我乱说,有那么多人在诉说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产房暴力,都是乱说吗?都是造谣吗?其实还有很多的留言我没有放出来,因为有“显示不超过100条留言”的限制。有人说我这么说会引起医患对立,你的“...[详情]

  越来越多的医院,越来越多的科室都想做学科建设,但是只有少数科室是有很好的学科团队的。这些科室往往是大三甲医院的优势学科,是几代人打下的江山,现在新...[详情]

和很多产科主任交流的时候,大家都有一个普遍的困惑,就是产科往往在医院里是属于“老少边穷”科室,通常是不被重视,不受待见,工作累,待遇低,留不住人,特别是留不住年轻人,年轻人留不住的科室是没有未来的,是没有希望的。大家问我该怎么办?躺平没有用...[详情]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普遍变得没有耐心:  是现在就要,  是马上就到,  外卖晚个10分钟就叫,  快递晚一天就跳。  现在很少有哪个行业不是被...[详情]

先给大家看两个数字,2021年全国出生人口数量1062万,2022年大学毕业生数量1076万,每年出生人口总数量已经低于每年大学毕业生的总数量了。虽然政府已经出台了三胎开放政策,各地也陆续出台了配套的鼓励生育的政策,但是促进生育的效果还不是...[详情]

  听到和看到很多的组织对现状不满,对业务增长乏力不满,想要做变革。  但是,真正在讨论具体做法时,领导又要求:  预算就是这些,不会增加;  人员也...[详情]

对于医院或科室来讲,院长/科主任是这个组织的门面,也是这个组织的天花板,门面是不是赏心悦目影响的只是大家的观感,但是天花板的高低是真正影响这个组织未来发展可能性的决定性因素。在组织管理学上有一个彼得定律: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详情]

个人资料

段涛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段涛,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产前诊断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