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医院的妇产科定位经常是比较尴尬。因为对于综合医院来讲,虽然妇产科的科室设置是必不可少,但往往不会被列为医院的重点科室。做不大,做不好,少不了,没特色,成不了气候,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一般来讲综合医院妇产科总的床位不会多,一般不会...[详情]

  科普文章写多了,写久了,慢慢有了名气,很多患者和同行都喜欢读我的文字,也经常会有同行问我应该如何写科普文章。  我通常会回答说没啥窍门,就是坚持去...[详情]

在公立医院呆久了,很多医生会逐渐丧失某些方面的能力,例如耐心沟通的能力;会产生很多的错觉,例如觉得自己很牛,认为患者应该是从四面八方冲着自己来的;会淡漠某些意识,例如服务意识、品牌意识和市场意识。在和一些公立医院的妇产科主任交流的时候,她会...[详情]

  真正有追求、有理想、有长远眼光的公司都会花时间去梳理自己的“Mission使命”、“Vision愿景”和“Core Values核心价值观”。  ...[详情]

各位好相信你们已经看到医院的官方宣布了,东方医院和我签约三年做妇产科学科带头人,还没来得及和大家正式见面,先写一封公开信给各位。我给自己的任务是让东方医院的妇产科三年大变样,话说出来了,我不给自己留后路,也不会给妇产科的各位同事留后路。在未...[详情]

  55 岁的段涛有着多重身份。  最初是妇产科医生、教授,接着在上海一妇婴做了 8 年副院长、8 年院长,段涛任内一妇婴成为全国分娩量最大的医院,2...[详情]

作为医生,经常需要和患者沟通,有好消息,也会有坏消息。好消息和坏消息的披露方式和原则是不同的。好消息要一下子告知,会有惊喜;坏消息要逐步披露,不会有惊吓。01、披露坏消息按照惯例,坏消息披露时最好要有家人在,但是也要征求患者的意见,有些人是...[详情]

  稍微大一些的医院都想做学科建设,因为通过学科建设:  是可以打造核心竞争力的;  是可以获得竞争优势的;  是可以建立防火墙和护城河的;  是可以...[详情]

我出道比较早,很久以前就开始到处讲课了,所以经常会有一些年龄和我差不了多少的人说是听着我的课长大的,我早就见怪不怪了。在年轻的时候更多的是为国外专家做翻译,然后是讲理论课、讲文献、讲科研,然后更多的是讲临床、讲管理,现在更多的是讲创业、讲创...[详情]

  在一妇婴做院长的时候,我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心心念念想开的卫星诊所没有开起来。  当初在规划接近600张开放床位的一妇婴东院的时候,我就想在整个...[详情]

以前,无论是整个社会的管理成本,还是医疗费用都是不高的,因为你做事情的时候是不需要去想那么多的,你会把大家都当好人看的,不需要去担心小概率事件的发生会带来那么多的麻烦和那么严重的后果的。但是在大众媒体时代,特别是进入新媒体时代,事件的传播力...[详情]

  选择的研究方向最好和身边的临床资源和实验室资源能相匹配。  做医生其实是一辈子停不下来的,除了临床工作以外,还要终生不断地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还要...[详情]

在中国,民营医疗发展的道路依然是曲折的,漫长的。根据上海的实践经验,国家卫健委于2017年发布了《孕产妇妊娠风险评估与管理工作规范》,其主要目的是对高危孕产妇进行及早的识别、分类管理、及时转诊。这本身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在执行的时候,一本好经...[详情]

个人资料

段涛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段涛,同济大学附属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产前诊断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