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患关系的密码》续第三十五章)1、很久之前,网络上有个提问,问的是,“你为什么这么努力”?我的答案是,因为我没有不努力的理由。这个回答,可能有两种理解,一种是悲观消极的解读,是无奈的、被动的努力,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去努力。还有一种理解,...[详情]

  (《医患关系的密码》续第三十四章)  1、很多的情况下,做与不做,不是因为喜欢不喜欢,而是应该不应该去做。因为,喜欢,是因为你付出了足够的努力。不...[详情]

杨全玉
迷失:忽视工作的意义
作者:杨全玉

孟子曰“行之而不著焉,习矣而不察焉,终身由之而不知其道者,众也。很多的医生现在都认为自己很累,很冤枉,干了这么多活,还是不被人理解。但是又有多少人考虑过医生的职责是什么,医生(这个职业)应该怎样去诊断和治疗疾病,我们以一种怎样的态度对待患者...[详情]

  《拖延心理学》一书讲到“神经可塑性悖论”:大脑能够强化旧的顽固的行为(比如医生错误的快速思维方式),但是并不是不可以觉察和改变。让自己的意识保持在...[详情]

观点一:不适用诉讼时效。有一种观点认为本案属于不动产物权确权纠纷,即原、被告对共同共有的不动产进行确权、析产的纠纷,理由是“继承开始后,继承人表示接受继承与继承人未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两者的法律后果是一致的。此刻,被继承人的遗产已转变为各继...[详情]

  当人能以一种简单的方法能获得利益的时候,很难要求自己精益求精。因为每一个人都希望以最少的时间和精力达到目的。这个方法未必是对的,但是能达到目的,能...[详情]

杨全玉
迷失与寻找
作者:杨全玉

医疗过错的原因,从一开始的认为是疏忽大意,到后来的认为是思维方式的问题。人们习惯于快速思维,在诊疗活动中忽视法律法规和诊疗规范,引起医疗过错。而人们习惯快速思维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忙,可能是出于效率的要求,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但是最根本的原...[详情]

  《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适用于医疗纠纷中的伤残鉴定。  《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仅适用于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中,根据医疗事故的等级比对伤残等级,现...[详情]

经常有人问案件的结果是赢还是输,这是一个比较难回答的问题。对于案件的结果,只有等待判决作出之后才能确定赢还是输。因为案件的赢和输,可能取决于多个因素,未必与事实相符,未必是当事人希望的结果。医疗纠纷进入诉讼阶段,最终判决的结果,主要取决于以...[详情]

  医疗纠纷中,如遇到多个医疗机构侵权,如果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医疗机构都承担责任,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按照其中赔偿标准较高的医疗机构所在地标准执行。如...[详情]

如果脑梗患者需要采取紧急气管切开挽救生命,但是家属拒绝,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涉及到法律盲区,理论上如果是为了抢救患者的生命,采取气官切开,即使家属不同意,医生也可以执行。但是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可能会存在争议。这个问题涉及到两个概念,一个是知...[详情]

  医疗纠纷案件或者是人身损害案件中,被侵权人死亡的案件,如何列原告主体,在实践中一般没有争议。即:被侵权人(死者)的配偶、父母、子女为原告,没有配偶...[详情]

1、医疗纠纷处理法律规定的二元化阶段:2002年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规定了医疗事故的概念和医疗事故赔偿。实践中一直存在二元化处理:一是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医疗事故赔偿,一种是依据民法通则的医疗损害赔偿,可以进行选择。2、2010年...[详情]

个人资料

杨全玉

个人资料完整度45%

职      务:
工作地点:
毕业于青岛大学医学院医学影像系,关注医疗安全管理与医疗纠纷处理。